渝医战疫日记|重医附一院医生万梓鸣:凌晨2点院长送我们上班一声“孩子”让我红了眼眶

时间:2020-02-26 23:20:26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重医附一院肖明朝副院长和宋波护送医护人员回酒店。 重医附一院供图 华龙网发

2月25日 武汉市第一医院 雨

这天,我的当班时间是凌晨3点-9点,这两天武汉的天气变化比较大,白天升温,暖洋洋的。凌晨12点多,当我醒来,窗外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习惯性先看手机,上百条未读微信,医师群里的“大家长”、我们医院的副院长肖明朝23:40分就在群里问哪些人要上凌晨三点的班。“大管家”宋波落实后,说凌晨两点来送我们。窗外雨势未减,但心里一下子踏实了。

凌晨2点,我在酒店门口碰到了一起上班的林时辉和严瑾,还有几个护士姑娘,我们用眼神打了招呼,在寒风中把衣领裹得更紧了。就在这时,两辆轿车开过来,前面一辆白色的刚停稳,就传来一声“孩子们,赶紧上车!”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,是肖院长来接我们了!在这春寒料峭的夜晚,陌生的异乡街道,一声“孩子”让我这个1米8的北方男人眼眶一红,赶紧钻到后面宋波的车上。

医师群聊天截图。 重医附一院供图 华龙网发

后来的事,我也是看微信知道的。把我们送到医院后,肖院长和宋波又一直等在门诊一楼,把我们上一班的医生和护士们接回去;7点又早早地等候在酒店,送大家去上班,一个晚上竟是通宵未眠。

醒来!晨曦已往黑夜之碗

投进石子,星星逃散

看那东方的猎手抛出光索

套中了苏丹的塔尖

《鲁拜集》

这几句诗此刻好像特别应景,我们所有的医务工作者仿若石子,已经在黑夜的碗里砸出了星星般的光芒,砸向战胜病毒的塔尖。但我们也会累,也是需要呵护的,一点点温暖可能就足够。谢谢医疗队的“大家长”,谢谢医疗队的“大管家”,陪伴每一个在异乡挑战黑夜的“孩子”走上回家的路。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唐雨 冯司宇 /整理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